催 眠

9158APP 48 0

前记

  如果

  你看腻了所有关于爱情的传言

  如果

  你厌烦了所有关于执著的信仰

  那么

  那么请不要看这个故事

  可如果你无聊到无所事事

  倒可以试着

  看漫画一样浏览下面的文字

  其实

  这是我目前为止写的最烂的一部小说

  因为主人公的她是我一个朋友

  总喜欢在任意的情节中为主角安排命运

  这次

  却不忍心或许也可称之为无力

  我只能家庭主妇般陈述整个过程

  从开始

  到结束

  过程

  不知是一种另类的感动

  还是俗不可耐的迂腐

  总之

  谢谢认真看完它的人

  第一口蛋糕的滋味,第一件玩具带来的安慰

  太阳上山,太阳下山

  冰淇淋流泪...........

  在这个不适宜回忆的凌晨,想起了第一个网名--催眠。

  其实每个人的名字都有它背后的故事,或悲或喜于其中。有人喜欢与人分享,讲述给相识或不相识的人听;有人喜欢用时光精心雕刻,之后悄悄隐藏。

  催眠这个名字没什么特别,如果用当年风靡一时的oicq搜索,恐怕要出现至少几十个催眠。而我,便是其中之一。

  可是这个名字对我有着历史性的纪念意义,如同49年新中国成立一样让人自豪而兴奋。因为,它使我认识了王菲。更重要的是:它让我认识了阿剑。

  98年夏天,刚刚飞进森林的我不分日夜的爬在某综合网上,并取得了一级领导信任(事实上,这位领导成了我哥,且我们兄妹的感情可以让我现实中的哥足足患上几年的红眼病)担任了情感及红袖版的斑竹。而阿剑正是当时传说中担任水区与网站管理员的“风香剑少”。真不知道这俗不可耐的名字是谁想出来的,我要是他,一定气的可以点些燃料上天。当然,可想而知,我这种自命清高的人最初对他并没有任何良好印象。但是我必须勇敢承认,我对这个传奇人物产生了强烈的好奇感。于是,故事便理所应当的发生了。

  一天,在聊天室用师傅的名字监督管理---忘了说明,我当时比较幸运,认识的都是“上层的贵族”,并且经常用各种不同的贵族身份出现于网站,后来被免费赠送了一个称号:千面玫瑰。我并不锺意这个紫色调的名字,曾多次强烈要求广大人民为我伸张正义,因为我还是比较保守于女子应贤淑的思想。无奈法庭调和也未能改变此事。还好他们是褒义,不然,我会死得很惨,并且连包公都帮不了我。

  回正题。

  那天,某斑竹M同时在线,并在聊天室聚集了一伙黑社会青年,别误会,我指的是网站中的黑社会。那个家伙一向名声不好,况且之前一段时间,他和那帮同党四处宣扬要追我和另一名斑竹,所以我还为没用自己的名字登陆而暗自庆幸了一小下。偏偏正笑嘻嘻和另一人侃谈时,发现屏幕上不停的出现“··是催眠男朋友”字样,并且这则消息挂了刷屏机,我第一反应就是“踢他出去”。

  使足劲儿踢了几脚都不见他“动弹”,才想起同级之间没法互踢。可是眨眼间聊天室人山人海,竟还有人起哄并似有其事的讲起催眠和··的恋爱史,这行为着实惹怒我了。拨了电话给我那领导哥哥要管理员密码,结果输入密码成功进入时才发现,现场已经被处理,相关人员与围观群众皆已被疏散。当代英雄,做好事不留名,雷锋同志吗?......

  最后搞清楚这件事原来是阿剑暗中帮忙,··也在首页公开解释并道歉,算是真相大白。于是,见见这位“恩公”当面道谢的意见便被我那多事的哥提了出来,于是......

  其实,这个男人并不花心,所谓“少”原来是因为他家境颇好,尊称为“少”,至于风香二字,实为他女友的名字。那天,他说起女友时满脸流露的幸福让我酸溜溜的羡慕了几个小时。呵呵,15,6岁的孩子怎么会懂爱情二字呢?至少当天,我那老哥认真地这么对我说。

  那之后的事很简单,我的悠长假期结束返回学校啃书,上网时间减缩,因而只能偶尔借领导哥哥带我出去疯的机会偷偷看他几眼,偏偏每次他那位风艳绝代的女朋友都形影不离,用风艳绝代四个字决不是因为嫉妒,而是他这位女友的确只能用这来形容。也是那时候,我确定男人的脑组织与女人的脑组织是不同的。

  再之后的近两年光景过的飞快,所有人都痛苦的沉浸在老师和家长形容的所谓幸福学习生活中。我也在夜半手电筒的昏暗寝室中度过了18岁生日,并自豪的对我老哥说“我懂什么是爱情了”。我记得当时差点掏医疗费,因为他从办公室的转椅上旋转了4,5圈,然后咣当落地。不过,我相信他是高兴的,恩,我愿意这么相信。

  再见到阿剑的时候,他似乎更成熟了,于是,我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喜欢上了他,一种模模糊糊的感觉开始作怪,在遇到他的每一次谈话时。

  我从老哥那里听说阿剑的感情出现了危机,他那位女友似乎看上了别的衰哥,犹豫着和他分手。可是我觉得,他很爱她,虽然,虽然我那年只有18岁.....

  很快,这感觉被证实了。

  那时是秋天,我因要出国已提前毕业出校,所以喜欢去哥和嫂子那里蹭饭,其实是想在离开之前留下些什么。

  那天刚和他们在兰桂坊走出来,哥和嫂子非要送我回去,但是天气凉的厉害,我说自己打车回去就好,推来推去,阿剑从后面走上来“我送她回去吧,正好也顺路。”

  于是,我美滋滋的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颇有车主人女友的感觉。

  可一路上没有我预想那么幸福,我们几乎没说几句,大概是因为感情的事让他很头疼吧。然后我傻乎乎的讲了很多自己都笑不出来的笑话,结果,笑神没招来,他女友电话倒是打了过来。

  “你怎么又去那种地方?!没什么可以说的,我挂了!!”第一次看到他气得这样冲动,真不知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伤心。心想着也许他们的感情维系不下去了,阿剑却转过头来“··,能不能先去另一个地方,我有点儿急事。”

  “可以倒是可以,但是能不能叫催眠?··让我听着不习惯。”

  “那好,催眠,谢了。”

  车开到野猫前停了下来,他把我留在车子里,当然,我清楚是为我好,毕竟这里是出了名的红灯区。

  大概过了半小时,我透过车窗隐约看到他垂着头走了过来。

  “不是喝多了吧?你脸红的很厉害啊。”

  “.......是,是她打的....”

  我突然觉得这个男人无辜得很,随后我发现,心脏那个部位隐隐作痛,很莫名的痛感,从未有过。

  “早点回家睡吧!醒来就都好了。她...”其实我打算说她那样的女人不值得。可是无论如何那都是她深爱着的女人,我没有权利也不能这样说她。后面的话,也就硬吞了下去。

  他坐在那里发呆,一声不出。我于是学着港片里女主角安慰男主角的样子,伸手示意让他靠在我肩膀上哭,没想到,真让我碰上了“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他哭得很伤心,隔着那么厚的衣服,都感觉到肩膀处湿润的泪水。

  之后,我提议去喝酒,因为我记得老哥说男人伤心喜欢用酒精宣泄。

  “不行,你还小,这么晚了不回家,父母会担心死的,我现在送你回家。”

  “我还小你怎么靠在我肩膀上哭了这么半天?是怕我一会儿看到你醉醺醺的样子吧。”我故意扬高了声调,充分含有挑衅之意。

  “你的确很成熟了,但毕竟有些东西是18岁的孩子没法理解的,而且你父母怎么办?”

  “别找借口了,我要是能搞定老爸老妈你是不是就同意?”

  “不出声就是默认了!你等一下。”

  我跳出车子,胆战心惊的为自己编造了一个谎言。那是我第一次对父母说了这么严重的谎,而他们却还嘱咐我在哥和嫂子家乖乖的早点睡,不要添麻烦。

  挂掉手机的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1分钟竟如一小时漫长。

  “他们同意了?”

  “恩,不过我说了谎。”

  可我立即对此发言极为后悔,因为我发现这句令他很尴尬也很自责。

  “好了好了,快离开这儿吧!小心一会儿车子刮花。”

  之后我们去了他爸爸开的一家酒店,阿剑喝了很多,胡言乱语说了许多话,可惜没有一句能听懂。而我也跟着喝了一些,但又怕我们两个都喝多了没有人照顾,忍着酒瘾让自己清醒。

  原来女人伤心的时候也需要酒精。

  那天,阿剑虽然醉得很惨,却没有哭,让我觉得那晚简直是场搞笑剧。因为,明明是有人哭了的。只是心脏那里,一滴一滴像雨水一样落下来,冷冷的,没有发出声音。

  谎言终究是谎言,并且,我们要为此付出代价。

  爸妈决定关住我,不准我出门。因为害怕女儿受到伤害,夫爱母爱竟化作了门锁。

  我被软禁了。

  一方面担心阿剑的情况,一方面又束手无策。手机,钱包,钥匙,都被没收,我被锁在了自己的房间,每日三餐老妈开门送进来。如此,我成了形式监押犯。

  不过,我倒是很佩服自己的冷静,如此情况竟然想到用网络联系,毕竟爸炒股的情报要依靠网络,这样,我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在自己房间上网。

  当然,你们猜对了,我和阿剑的感情也的确是那段日子培养起来的。我到今天仍然会相信:抚平一个人伤口是下一段感情的开始。毕竟一段感情的创伤,要用另一段感情来填补。

  因为不能见面,我和他只能在聊天室里聊天,然后,在情感版不断的给彼此写帖子。现在回想,觉得那段日子的确很幸福。

  说到这儿,可能有人认为故事该结束了。其实怎么说呢,故事的确要结束了,但并不是你们所认为的网恋之类,因为我想我和阿剑虽然最重要的时期通过网络来传达彼此的心情,但却是在现实中喜欢上对方的,网络不过成了非常时期的通讯手段。可是有时候,我也宁愿是网恋,那样的话,我可以找人教训我说“网恋不可以玩的,大多数人都不过是欺骗的”.......

  和阿剑正式在一起后,他到我家里来了几次,也许是爸妈觉得他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恶质青年,也许是因为他们觉得锁住我会彻底毁掉这份亲情,总之,他们同意我和阿剑的交往,并解开了“锁”。阿剑也带我见了他的父亲和母亲。他父亲是个很英明的男人,事业家庭都很成功,朋友无不羡慕,对人也很温和。但是他的母亲,却让我觉得她对我完全没有好感,甚至我见到她后开始担心她会阻止我和阿剑的发展。

  我似乎对朋友开玩笑似的说:我这人,抽奖常中,坏事也肯定不比好事中奖机率低。结果,不出我所料,阿剑的母亲开始强烈反对我们的交往,阿剑为此和她闹得十分不和,甚至,他竟然从家里搬了出来。

  我几次试图从中调解,但是,很遗憾,我始终无法取悦于阿剑的母亲。

  然而,让整个故事画上句号的,是一次午后的咖啡对话。

  “我希望你能明白你和阿剑是没有可能的。”

  “您要相信我们彼此都是认真的。”

  “我没有否定你们的感情,但是你今年才18岁,马上又要出国,什么时候回来你能准确说吗?”

  “我...”

  “阿剑今年25岁了,你出国3,4年,就算中间你们感情保持很好,但是等你回来的时候,他已经30岁,你能确定你们还像现在这样?”

  “我...”

  “你不能!你才18岁,还是个孩子,今后的人生观会改变,包括你选择男朋友的标准。如果你们分手,那阿剑怎么办?最好的几年为了等一个没有结果的人荒废吗?你忍心吗?还是,你就对这份感情那么自信?明天发生的事,没有人可以预测。阿姨承认你这个孩子很成熟,但是你的成熟只是与同龄人相比,阿姨不让你们交往不是因为不喜欢你,而是你能说彼此都可以给对方一个绝对的答案吗?我想说的话很多,但阿姨相信说到这儿你就已经可以明白了。”

  “阿姨.....”那一刻,我不争气的泪水不停的向外涌,啪嗒啪嗒滴在胸口的衣服上,那种感觉,就好像阿剑喝醉那晚。

  “孩子,你知道我们家就这么一个男孩,你叔叔将来的事业都要阿剑帮忙,而且我们也需要他在27岁之前结婚生子,这些,你想过吗?”

  那次谈话,我第一次发现自己很自私,一直认为自己那么爱阿剑,到最后才明白有很多事情竟然没有为他着想。

  约阿剑出来那天是晚上,特别选了在兰桂坊。起点与终点一致,也许会让故事比较完整,也比较不容易忘记。

  走出来的时候已经10点多,1月的天气,寒冷延伸至指尖,流动的血液带不来丝毫温暖,我想,是心房机能老化了或是出了什么故障吧。

  阿剑拉着我,非要去石景路的天桥。于是,我们踩着厚厚的积雪向那边走,缓缓的。我其实希望可以更慢更慢些,甚至天真的觉得如果地球这一刻毁灭了有多好。

  终于,我决定开口了。

  “其实,阿剑,我马上就要走了,有些话不得不和你说清楚。”

  “我知道的,没关系,我等你。”

  他突然停下来,看着我这么说。

  “对不起,我只能说对不起。”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说对不起?发生了什么?”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收回他握着的手,低着头说“一切都不过是骗局,我只不过是和他们打赌会不会让你追我。而且你们家那么有钱,我的目的你应该明白。别傻了,你看看自己多大了,我会和你在一起吗?叔..叔叔!”说出叔字时我犹豫了一下,可是,这一切都是为了....

  啪的一声,阿剑的手掌狠狠打在我左脸上。

  我笑着说“这算公平了吧!”

  “你..!!”

  阿剑头也不回的跑掉了,我站在那里呆呆的。

  路旁网吧里音乐轰轰作响。

  一个女人的声音忽高忽低,含糊不清的歌词,颓废的音色。

  我强忍着走了进去,然后坐在一个最隐蔽的角落不停的听起《催眠》。

  从头到尾,忘记了谁?想起了谁?

  从头到尾,再数一回,再数一回,

  就没有荒废。。。。。

  [MP=480,360,true]]

  麻烦斑斑帮忙编辑一下

标签: 华为手机锁屏密码忘了怎么解开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