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这不是网恋,这只是恋网

9158APP 82 0

  文/文坛杂家

  前言,一年以前,我接触了石康的书,大家对石康应该不会陌生,一个写作风格十分鲜明的作家.当时,我很认真地看了他的<晃晃悠悠><支离破碎>等,比较喜欢他那一路写法.今天我也无拘无束一回,把这篇小说当作实验品,看看最后效果如何.

  梦/占据了我三分之一的生命/倘若没有加以利用/那才叫有病/

  曾答应过一位河南的女孩,以后抽出时间写一篇小说,并用她的真名作为小说的女主角,她叫乔冠宇,网名静若水(极地古冰),二十多岁,搞行政管理的,业余时间喜欢写东西,曾对我说:”还有什么比写作更快乐的事情吗?”她写过长篇,也喜欢写杂文,有一阵子,似乎很喜欢向传统纸媒体投稿,至于发表了多少文章,本人不得而知,也不想去探求.

  我看过她的一些作品,感觉挺好,但文风很难概括,所以在我的脑海中有一个大大的”?”.前一阵子,关于河南人的争论闹得沸沸扬扬,据说周大新前辈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河南作家,有感于此(此带指河南人事件),再加上他的愤怒由来已久,于是他老人家弄出了一个中篇,似乎有一句话被与文字有关联的人当作经典,”河南人被妖魔化了,有些人别有用心.我恨不得把炸药装进那些人的睾丸里,然后引爆炸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从这话能看出他是针对男人的,至于怎么装进去,从哪里搞炸药他没说,这话让我很自然地想到小时侯,两个小孩子磨牙,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你不跟我玩,我找火车玩,火车一冒烟,你妈会吸烟!”现在吸烟的女人多着呢,你管得着吗?我身边的一个上网的女人就在吸烟,姿态也很文雅.

  气归气,一辈子几十年还少这玩意儿吗?我要说:“哥们你不值得!”反正接着--网上掀起的反击东风,他的中篇不愁销量了,因为有卖点嘛.说到作家周大新,我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书本里,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我在图书馆四处找小说的时候,隐约见过他的小说集,封皮很单调,摸着挺厚,用文人的话说这就是岁月的沉淀.即使他的书躺在我面前,我还是借走了张恨水的小说,因为周大新的名字对我来说还是陌生,所以在活了一大把年纪后,我倒很想知道他混得怎么样了,所以当我那阵子频频看到关于他的报道后,很高兴.

  我还是挺佩服他--周大新,不是佩服他的小说,我没看过他的小说,谈何喜欢呢?我是指他的那种决战前的大气势,以前有一怒为红颜,现在有一怒为河南,一怒出个中篇,这就是上苍给良民的馈赠.反观我,老是嚷嚷玩长篇,写着写着就改成短篇.想想真有些懊恼,而且到了这个人才辈出的时代,无形的压力常常扑面而来.不是常看到这类报道吗?某某年仅N岁(N<10),就写出了N万字(N>10)的小说,我不知道该为文坛的后继有人感到欣慰还是为老家伙的倒退而惭愧.我对自己说,NND,俺豁出去了,得摆平长篇,人家都说不写出长篇就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作家.这样看来为了作家这个挺耀眼的招牌,我真得咬牙了,实在没有好素材,就跟某些作家学,先写自传,都在这个地球上生活了几十年了,很有东西可写嘛,把一些鸡毛蒜皮,拉屎放屁的事情都写进去,比如,小时侯不懂事,在人家腌酱豆子的缸里,弄些童子尿,开创酱豆子吃法的先河啦;或者曾经偷了某个女孩子的好东东,一直珍藏至今啦,等等.中间穿插着自己的议论,充分运用小说的虚构,平地起波澜,一晃几十年.写不出几十万?才怪!一不留神红了也不错啊,否则自己宝贵的人生经历就这样耗掉了,不仅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社会啊.

  又看过一则资料说2001年,北京市外省人口的犯罪人数,位居三甲的分布状况为:状元被四川的同志夺走,榜眼归属安徽的同志,探花让河南的同志占有.按说过了就过了,偏偏又有人开始拿这些作文章了.数据能说明什么?它的公布原本很很正常,却给那些比较排外的北京人提供了借口.实际上北京也是一个移民城市,流动人口那么多,这也并不奇怪.河南的人口在四川分出直辖市重庆以后,排在全国首位,四川和安徽的经济发展不是很理想,剩余劳动力很多,向发达的城市输送了很多劳动力,也是不得已而为止。他们廉价得厉害,脏活苦活都干,为了养家,为了过年。他们没有文化,所以只能靠出卖劳动为生,他们中的某些人捅了漏子的根源是教育不普及,思想落后,因为这些才犯错误.MD,城市的建设少不了那些光明正大的外省人,没有他们,你们城市人到哪里住,没人盖房子.社会分工不同,那些凭劳动挣饭吃的人是值得尊敬的,如果有人真是看不上那些劳动力,你们可以找洋人出苦力.不过没准人家还不来呢,即使来了,干不了两天就要告你侵犯人家的人权,人家洋人的自我保护的意识更强,某些人还摆出一副大爷的样子,你N吧,尽管N.人家老外吃你这一套?穷烧!

  明明是一小部分河南人的问题,是支流不是主流,为什么非要打击一大片呢?更有甚者,干脆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和漫骂了,咄咄怪事!越品味越觉得某些人把文*革那阵的手段拿来就用了,还想阶*级*斗*争扩大化不成?”(嘿嘿,防止系统过滤,故用*)用老毛的话说就是:”煽风点火,上蹿下跳,惟恐天下不乱.”大家都是中国人,狗日的一些中国人给人分等,怎么不掰着指头算算,自己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是谁,接着往后推,推到老祖宗,不是炎帝就是黄帝,所以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我可以轻松地刀批一些国人的心态,他自己吃了亏受了委屈自然会愤怒,特别需要发泄,否则憋在心里怪难受的,于是借用一些事情大做文章,这就是其丑陋之处.即使有了委屈也不能乱咬人啊,自己应该先反省反省,交往的时候怎么不慎重一些?千古流传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难道都熟视无睹不成?你不跟一些素质低的人沾,他们偏偏沾你不成?你是牛皮糖还是糨糊子?这么有吸引力?

  我虽不是河南人,老家也不在河南,但我还是想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你看不惯可以批我,可以掐我,只是盼着别把普通的事情上升到那么高的高度,以泄私愤,那只会让你像小丑一样,除了逗人笑之外,没有任何杀伤力,结果只会与初衷背道而驰.

  你看了半天该问小说呢?小说已经开始了啊!”乔冠宇”给我最初的感觉是”古有铜雀春深锁二乔”,姓乔的女子长得不会差,因为一脉相承,算是我的偏见.”冠宇”可以看出家人对她有着很高的期望值,还有一种舍我其谁的霸气,作为一个女孩的名字,也是巾帼不让须眉吧.

  乔冠宇是我从网上认识的,乔冠宇是我从网上QQ的聊天中认识的,乔冠宇是我无意中从网上QQ的聊天中认识的。刚开始感觉她是处于一个迷茫期,三天两头地问问题,而且问题奇怪无比.她混得比我好,从一点就可证明--她父母怕她累着专门给她找了保姆.而我父母怕我累着就让我睡大觉,他们认为睡觉就能消除疲劳,实际上我看书的时候也能消除疲劳.

  她说她喜欢观察细碎的事物,说这个习惯由来以久,问我是否喜欢,我说喜欢.也确实喜欢,玩文字的应该喜欢。我似乎还列举了以下几点好处:1,有利于写作.2,有利于人际关系的和谐.3,有利于美容,反正最后扯到美容了,我知道涉及美的相关产业总是蓬勃发展的,我也知道女孩子很关心这个.她似乎比我大一些,于是我不得不喊她老姐,一次上网聊天很疯狂,走出网吧的时候,我对自己说:”这不是网恋,这只是恋网!”

  记得那天下起了桃花雪,晚上回到住处的时候,身上的雪花都化了,我说:”我是湿人了,诗人值几个钱?所谓的大诗人实际上都是煽情大师!能让你哭也能让你笑,能让你高雅也能让你无聊,最后让你心甘情愿地掏腰包,买那些狗屁诗抄!”

  我想怎么定义诗就怎么定义诗,评论家可以堵作家的嘴巴,却堵不了真理的嘴巴。你们这帮子人跟文学类的编辑挂钩,发你的评论和最新”研究成果”,双赢呢。你今天造个新名词,明天捧杀某某人,你觉得你是学术界的泰斗和大师了,你老掉牙了,你快趴下了,你蹚了这么多年的浑水了,蹚出了什么?我问你究竟蹚出了什么?你认真读了多少内容?你那些理论性奇强的东西符合不符合实际情况? 让老百姓每天抱着你的专著一遍一遍地啃不成?是当作经书来背吗?究竟是谁丢人现眼?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吧?

  你们都等着,哪一天我也狠狠得玩评论,我把你们这些老家伙一个一个批倒下,我先筛选二十四个腕级的,一个月放倒两个,每个月的第一周专读一个人的代表作,第二周把你往死里批;第三周开始读第二个的代表作,第四周接着批.一年下来,把你们清理出评论的队伍中,纯洁文艺创作阵营,管你什么科班出身.

  别死皮赖脸地抱着老祖宗的臭脚不放了,赶紧老老实实地做你的学问吧。大家都会老掉的,谁都不要摆老资格,不管是谁,总要退出历史舞台的,不管你曾经风光过十年还是二十年。以后,一切一切都是年轻人的天下,你们流泪去吧,你们失落去吧,你们烧掉那些著作去吧.我从来不信什么文坛名家,我只信我自己--文坛杂家,我相信我的眼睛,我相信我的感觉!

  夜/真他妈得深了/月亮这个橛子开始勃起/在台灯发出的性感气息/以及/光线细碎地挑逗里/我举起手中的笔/搞出自己的心情文字/纸张上滴着消过毒的唾液/然后/我恐惧地扭头/呵着融化的语气/感觉变得强烈/发情的我/瞥见/窗外的冰雹/在/狠狠地抽打着/裸露的推拉窗/于是/窗儿MM浑身是伤/她在呻吟着反抗/我好奇地问窗/花姑娘/你这是何苦呢/却见/亲爱的小窗窗/幽幽地说/因为我是你的/最后一道屏障啊/我哭得没有人样/狗日的天/狗日的地/害得人们在哭泣/泪水在流淌/也在滚烫/装载着我的最终幻想/它们在升华/也在飞翔/穿透了魔鬼的心脏/融化了世间的冰霜/最后她笑了/单调的座钟/继续和我赛跑/他最先驶过12点/气得我/扒光了内衣/跑到雪花下大吼/时间时间/有种下来跟我单挑/老子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最后/我绝望地看到/自己的头发/变白了/肢体/也麻木了/

  我如诗中的男人一样,哭得厉害,按说男人怎么能那样,可我还是哭了,也懒得去寻求原因,只是哭过之后,总会舒服一些,这就是哭的收获。

  她总说她的心尘封许久了,她不相信世间还有真情,至少对她来说是这样,我觉得这是年轻放纵的后遗症,我也曾有过这种感觉.我反驳说:“事情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有些是可以去主动争取的,争取不到也要呐喊几声的!”我又问她看过庐隐的小说没有?”她说没有.我惊诧一番后也就不再追问.她就说现在不喜欢看小说了,喜欢写杂文,觉得过瘾.我曾纳闷了好一阵,女孩子咋有这么多牢骚?咋有这么多愤怒?写杂文是要有牢骚和愤怒的,牢骚是对小事情,愤怒是对大事情,没有牢骚和愤怒,写杂文与扯淡无异.

  当时她在河南,我在安徽,当她说两地相隔较远可能没有机会见面时,我赶紧说:“咋这么说呢,我们挨着呢,网络就是时光隧道,比如,你现在和我聊天.你把文字发过来,我收到,就这么快,就这么近,跟两个人站在一起说话差不多,你不觉得只要双方掏出真诚,聊天就是心贴心吗?”她不赞同:”还是感觉不真切!”我就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扯了几句,花去七块钱的电话费,够我吃几碗大碗面的了,但我竟然没后悔.

  她在网上的存在,丝毫没有改变我的生活状态,在那个烧钱和浮躁混合着的日子里,E图标四处安家落户,网吧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我那阵子牢骚和愤怒都很多,但不写杂文,我说这些都是文人的气质,也随手写了一些诗,却都很鄙夷,小说一出手就是两千字出头,小诗写什么劲啊,慢慢的,我又觉得真正的诗是能浓缩一些东西的。我不管别人怎么写,我先写我的,我觉得纵然很烂,我也有必要按照时间来存放,毕竟代表了我创作的一个历程,告诉那些刚接触写作的人,迈出第一步很重要,于是也放到我的”文集”(笔记本)里,留日后自己研究自己的时候用.

  那一阵子我在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样的文章是最好的,结论也可笑: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可怎样才是适合自己呢?我没有结论,即使到了今天我还是得不出,我笨得厉害,真想天热的时候把头发剃光,到山上特别是寺院里住一阵,好好想想我的过去,顺便预测预测我的未来,最好老法师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给我一些棒喝,看我能不能再聪明一些.我的肚皮装着那一切累赘,带出门又带回去,每天忙碌异常的,也许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能想一些事情,可问题又思考得我昏昏欲睡,于是就睡.

  我上网感到无聊的时候,喜欢逛网站,一个接一个的开,瞧瞧一些站长吧,为了追求访问量,通过修改注册表改别人的首页设置,一打开浏览器就跑到他的破烂主页了;把人家收藏夹里硬是加入自己的站点,也不管别人愿意不愿意,我们说美国在搞霸权主义强权政治,这些站长又何尝不是;回收站的标题也被改成链接,电脑水平还挺高的,怎么不把网站的内容做好呢;鼠标的右键上,不知什么时候带上“秘密图片””超级网址””免费送QQ””赚它几百万”等,这些文字原本很可爱的,不过因为被强行加到别人面前,看着疙疙瘩瘩的,恶心透了.

  秘密图片的站点常常是SE情站点,让你先成为它的会员,方式有:1,下载一些软件,然后运行.2,访问它的赞助商,注册一下.然后他给你用户名和密码,你就可以‘秀色可餐了’,反正俺没按他们的要求尝试过,因为这些人的道德太败坏,打心眼里鄙视;超级网址里面收集很多分类站点的链接,以及一些排行榜,你访问过之后八成被改首页设置,让你无可奈何;免费送你QQ也要你付出代价,以QQ为幌子,让你注册成为亚洲交友中心的会员,还要你男扮女装,明明是男的,性别还要写成女,这样每月会员介绍到一定程度后,他站长能收到美金,因亚交信誉好付费高,介绍女会员比男会员的提成高,所以有人喜欢.其实注册会员多认识几个人也没什么不好,问题是现在资料审核比较严格,花去你的大量时间和精力,为的是一个所谓的靓号,等你兴高采烈地上了号准备修改密码的时候,才发现那些站长早申请了密码保护,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号,他随时都可以收回去,怎么样?被骗了吧?此时,你只有大骂他祖宗十八代的分了;赚几百万的话听着就是像一个半吊子在做白日梦,无非盯着你腰包里的票子,让你成为他的下线,按地址寄钱,分成四份,然后他们开通你的帐号,你就可以发展下线,你真正能发展多少呢?真正捞足的只是第一级的站长,变相地传销;有时你访问一个站点后,它会在你的桌面生成一个快捷图标,或者隐藏一个JAVA程序,一打开电脑就自动弹出网页;更恶心的是一些站长在页面里隐藏恶性弹出代码或者放上木马程序,你的机器没装病毒防火墙可就麻烦了,他能远程操纵你的机器,是不是很恐怖?我真是恨死了这些站长,恨到最后变成恨自己了,恨自己各方面的水平有限,没机会黑掉这些站点,还网络一片纯洁.还有就是我那可怜的邮箱,很多站点都用邮件群发器,把垃圾(广告等)邮件发给你,做过主页的我也逃脱不了厄运,每周都要删除不少垃圾邮件,刚开始的时候我看到标题为”低价空间域名服务器”的立马就删,甚至发信回骂.后来这些人也学乖了,标题换成了:”你好,还记得我吗?”我还以为是哪个很长时间没联系的朋友发来的呢,打开一看是让你的主页加入他们的高速排行榜,每天增加几千流量;或者为了回报广大网友对本站的支持和关注,特于某某日开始举办优惠,买主页空间多少兆只要多少多少元,信誉保证;或者就是哥们儿,我最近发现了一条赚钱的好方法,加入XX赚钱联盟,百万富翁不是梦,刚开始是”大富翁”,后来倒闭了,换成了”新盈利”,后来不行了,又换成”金蜘蛛”等,还有一件让我哭笑不得的事情,一天打开邮箱一看,里面是男性XX增强教程的简介,还说这本书售价几十,不需药物,效果显著,无任何副作用,后面还有成人用品的促销广告,图片十分花哨.我心想:我身体好好的,你们不是咒我吗,什么玩意儿啊.一些品网站点,口口声声会一些个人主页提供宣传的机会,展示他们网页的风采,到头来利用标牌5鲎约旱恼镜慊蚬愀妫剐薷姆每偷氖滓成柚?如此的恶心事不胜枚举,我的这些文字,只是揭露出冰山一角而已,网络上有很多丑陋的东西。经历这些后,我写下了这样一句话:”网络既是一个资源库,也是一个垃圾场!一群BIRD人在四处飘荡,寻找所谓的天堂,其实蠢得像猪一样。”

  经常去网吧,总能看到无业游民,既同情又心痛,同情他们心里不畅快,用网络来安慰和麻痹自己,寻找一种调节情绪的方式;心痛的是很年轻的人就这样熬日子,整天无所事事,没有进取心,在网上消磨时间,太多的年轻人在网吧吵闹,不是聊天就是玩游戏,不少都是在校生,挥霍着父母的血汗钱,穿着怪里怪气的衣服,嘴里叼着香烟,时不时骂骂咧咧.在网上联网玩CS(又称半条命,第一人称视角游戏),枪法一个比一个准,看来以后保家卫国全靠他们了.要不就是玩传奇游戏,把票子都给韩国人,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哈韩吧.就是没一个逛学习类的站点,也别说什么文学类的了.最后家长找到网吧,愁容满面的,怒气冲冲地揪着耳朵就打,可打也解决不了问题,关键是怎样正确引导他们.我不是说上网不好,我是说要适可而止.旁人插嘴了:”省省吧你,你在网吧写文章的时候一坐几个小时,你那是不是适可而止?”嘿嘿,杂家脸红中.

  哎,这个世界少一些表面文章多好,咋一个个那么虚伪呢.我曾问一个上小学的学生,找借口不去上学是对老师和父母的欺骗,你难道不明白吗?他却说:”我这是适应时代,你管得着吗!”要不是我看见他小头小脑的,真没想到是从他的嘴中说出,以后我也懒得过问了,别人的事是我管的吗.还有让我不shuang(怕过滤)的是:网吧里吸烟的人太多,成了烟吧,我平时出于健康考虑,很少吸烟,现在变成被动吸烟者,很无奈的事情。不得不少数服从多数,我的寿命也会因此而减少.有一次从网吧出来后,参加一个聚会,感觉他们的眼神耐人寻味,反复追问,他们才说:”杂家你越来越像个男人了!”我说:”你们说话是不是嚼了舌头,说半句咽半句!”他们解释说:”你平时不怎么吸烟的,今天身上烟气这么重,这叫有男人味,不吸烟像男人吗?”原来因为这个,我连连称是,心里直泛酸,叹道:”我要不是怕打击你们的得意,就告诉你们真相了,在网吧那个烟吧里接受熏陶,我能没有‘男人味’吗?”

  那一阵子让我无法忍受的还不止这些,我的一篇小说本来准备写成中篇的,结果删了又删,自己都感觉乏味了,改成短篇了事。看着它和我一样消瘦,我无比心疼,就吻了吻那个稿子,亲切地说:”爱你也是爱我自己啊!”我的个人烦恼,一般不对外人道,我觉得每个人都烦恼缠身,我再老太婆似地絮叨,我的生活痛苦哇,我的日子不好过哇之类,喔,把自己的烦恼转加到别人的身上,心中会过意不去的,还不如自己担着,你说是吧?那时乔冠宇问我,朋友在生命中占有多大的比重,我觉得这个问题太抽象,没法用准确的数字来概括,只好耍滑头说:”你认为是多少,我就回答是多少.”还好,她听了没恼,还笑.

  我没有哗众取宠,还在老老实实地写我的文章,主观上寻眉的想法有松动的迹象,碰到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删号,管你男的女的,只要我看着不顺眼,你就永远的进入黑名单,只有一类朋友较受欢迎,就是喜欢读书和文学创作的朋友,所以删他们的时候我特别慎重,毕竟志同道合的朋友本身就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而这个范围之外的朋友,我删的时候连个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好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似乎良心也没有受到什么谴责.删过之后,我如释负重,对自己说:”我的冷漠病又一次发作!”每天,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漆黑的马路上的时候,总喜欢傻傻地笑,笑大家都在做无用功,什么努力不努力的,每天不都是那样过去,成就感也只是瞬间,更多的时间还是与苦闷陪伴。我在夜里独行,脚下踩着文字的身影.

  我和她聊了几个月,直到有一天,看到她的留言,说有一天会来看我,我凌晨五点就去车站接她,望眼欲穿,因为她说她给我带郑州最好的糖豆豆。我跟她说我在出站口接她,我脚下穿着皮鞋,虽然年代久远,但上面擦了鞋油,又焕发了青春,我觉得这很像我,借助书籍中的营养和想象的翅膀,我会永远年轻的.下面穿着牛仔裤,洗得有些发白,还把我欠费很久的手机也穿在皮带上,就这样出发了.我觉得有些衣服要抓紧穿,否则以后再穿就会被人说老不正经,老不正经的人在社会上是受到歧视的.我的上身是黑色的风衣,领子也是竖着的,我特别喜欢这个型.我又戴上一副墨镜,看上去沉稳不少.这样她辨别也很轻松,我骨子里有一个时期特别喜欢重金属风格的服饰,条件不允许只好作罢,时间长了也就渐渐淡化.

  那个时候天很好,出站口的外面停着不少车子,我在6点10分才瞧见她,据说她对出站口不熟,费了一翻气力才出来,她留着长发,上身穿着薄薄的毛线衣,曲线很自然的显现,为此让我迟疑了几分钟。她穿着尖头的皮鞋,红色的,手里只拎着一个带斑点的小包,我问她累不累,她说还行,我又接着问:”你就带着一个小包?”那意思就是你出门不带大包.谁知她笑着说:”这样小偷骗子会认为我是本地人不会惦记我的票子.”轮到我笑了,”你认为骗子都很傻啊,他们跟你搭讪,两句就知道你不是本地人了.”但很快又发现自己的结论不严密,现在城市鼓励市民说普通话,你说普通话也许他们不生疑,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走到她面前,我就很自然地拉着她的手.

  此时,早晨的交通还是冷清不少,空气中似乎还有没褪去的雾气.开车的时候我目测了她的身高,有1.68米,开了一段路,我说:”吃些饭吧!”她点了点头.车子就停在一处地方,这里卖小吃的比较多,馄炖麻辣烫,豆腐汁,拉面,格拉条都有,我问她吃什么,她说吃拉面.我问她为什么喜欢这个,她抬头说了一句:”以前就喜欢啊.”我看她吃的速度十分快,以为她很饿,后来才知道她怕我花钱。她先把钱付了,我觉得不合适,因为我是主她是客,我拿了两瓶易拉罐的啤酒,递给她说:”忘了你喜欢喝酒了.”她喝的姿势很‘纯’,眼神很陶醉,看来”酒鬼”就是”酒鬼”,名不虚传。

  一切都还是老一套,我和她目无边际地溜达,就在阜阳城里。我觉得这个城市是落后的,我的文字也是落后的,这算是一次见面,以后我们还会交流创作心得,还会在网上玩耍,见了面就见了面,没什么值得大张旗鼓的。我至今还在疑惑她为什么要来看我,我偏执我郁闷我堕落,我寻求不到拯救自己的方法,没有人能帮助我。我看着白天黑夜的离去,心里说不出的痛苦,我还用小说来表达我的感受。我就不按照别人的套路来写,看你们能怎么着我?我是网上飘荡的鬼魂,混好了吃香的喝辣的,混不好就演变为地地道道的文痞,我的文字是恶毒的,因为我的眼神有些恶毒,而这个世界还在阻挠我的观察,千方百计的,我不甘于生活在它给我营造的氛围,我想脱光衣服在田野里奔跑,我想生出翅膀在天地间飞翔,我想吃光天下的文字,我想充实每一天,我想嚼大葱,我想喝牛奶,我想释放能量,我想超越别人,我想多活两年。

  我每天忙活完自己的事情后,开始写我的小说,外界总在向我施压,我不能一心写东西.我看着一屋子的书,从里面抽出一本,闻了闻,真臭,我一脚把它踢飞,我说:”你给我滚蛋,我马上一把火把你烧了!别人对你必恭必敬我偏不!我这一辈子是个文字的受害者,所以我要避免更多的人受害.”我低着头四处找打火机,因为我平时不怎么吸烟,所以老是找不到,我不耐烦地拾起那本书,气鼓鼓地走上街头,我用卖破烂的钱买了一个打火机,我把那书点着,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让它在烈火中得到永生。

  我也琢磨不清我应该说什么,我就是迷惑了这么多年,奇怪他老天爷怎么让我作人了,我要是条狗呢?我吃屎的时候眯缝着眼,一脸幸福和满足,像不像一些人炫耀自己读了多少书?我看见主人发怒的时候,像不像一些知识分子的那种凄凉?我把耳朵贴着地的时候,是不是能听到魔鬼的吼叫,多少年来有多少孤魂野鬼是被文字害的?他们等死的时候,又有多少人关注他们,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死掉,死得不明不白,我现在也被它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我跟它打持久战,我还要想着法子驯服它,我要让它当我的奴隶!我要让它当我的坐骑!我让它往哪去它就得往哪去,在此之前我要先把它研究透,我把它的罪恶的骨头敲碎,让它恐惧我的存在。

  我指着互联网说:”你猛你狠你混,你臭得没人问,你每天在制造信息大粪,我就是专门来净化你的!”我就一个脑袋钻了进去,我感觉肌肤有针刺感,跟我小时侯在小河里被鱼苗咬的感觉差不多.我使劲摇动我的身躯,我使劲搅动,让里面的沉淀都浮上来.我开着最大的声音,听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一口气听了二十遍,最后我问自己,你怎么听了不厌呢?我认为歌曲的旋律传递了一种人间未了情,互联网也在传递啊,那我也把它当作我的旅馆吧,我慢慢受到它的影响,我甚至对它产生了倚赖性,我的稿子写完后全部毁掉了,它们现在都在网上,假如在一瞬间,它们全部消失了,我会怎么样?是哭得死去活来,还是大方一笑?我也不知道,过去的终究是过去,我为了兴趣所以在写,我不看重稿费的有无,我看中的是文章的价值.哪天当我厌倦了,老得不能动弹了,我的手不能写了,我还可以用脑子来写;哪天我的脑子不好使了,我就用心脏来写;哪天我的心脏也停止跳动了,我就用灵魂来写;我相信一个人,倘若把创作当作自己的信仰的时候,他纵然不能继续下去,他的思想会继续通过他的文字来存在下去,而他的一切付出也能博得上苍的怜悯.

  我每天在网上穿梭着,从一个网站到一个网站,从一个论坛到一个论坛,那里有我的朋友,那里有我的同道,那里有我的支持着们,我要榨干自己的每一滴文学天赋,我也要榨干互联网的每一寸能量.

  我生活在网上,我创作在网上,哦:

  我是写手,不要让我写一些违心东西;

  我是版主,不要让我做一些违心事情;

  我是愤青,不要让我看着腻歪;

  我是傻B,不要在我面前故作纯情;

  我是半吊子,你看不惯可以批;

  我是无产者,不要加重我的负担;

  我是老家伙,不要在我面前摆资格;

  我是新一带的洗衣粉,让你变得更干净;

  我是杀手,不想看到裤裆吓尿的脓包;

  我是思想家,不要在我面前引经论据;

  我是大笨蛋,听不懂你的大道理;

  我是工人,任劳任怨地忍受身体的疲劳;

  我是农民,在辛勤耕耘等待收获的那一天;

  我是士兵,坚决捍卫论坛的荣誉;

  我是学生,欠缺的太多了,愿意向高人学习;

  我是商人,不能只付出而不考虑回报;

  我是医生,救死扶伤不收红包;

  我是老师,愿意把我的经验无偿传授;

  我是三陪,陪你流泪陪你欢笑陪你生活;

  我是砖客帮帮主,语不惊人死不休;

  我是乐观主义者,因为我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

  我是悲观主义者,因为现在的状况和我的理想相差太远;

  我是安徽人,因为我出生在安徽,我热爱我的家园,热爱生我养我的地方;

  我是江苏人,因为江苏是我的老家,我的祖辈生活在那个土地上;

  我是有骨气的人,不会向罪恶低头;

  我是乞丐,越学习越觉得自己的贫乏;

  我是建筑工人,对砖头情有独衷;

  我是飞行员,希望接受更多的挑战;

  我是恐怖分子,一定要砸碎那些不合理的事物;

  我是庙里的和尚,要忍受住生活的孤独和平淡;

  我是街上的泼妇,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势;

  我是腐败分子,肚里装得越来越多,还是不满足;

  我是野心家,以成为网络上知名写手为己任;

  我是看大门的老头子,希望最后由辉煌转为平淡,安度晚年;

  我是怀孕的妇女,看着肚子里的胎儿,认识到生命的可贵;

  我是摆地摊的,凭劳动混饭吃光荣;

  我是主持人,煽情的功夫一流;

  我是五保户,也需要别人的帮助;

  我是天下第一恶人,让你听了高兴高兴,因为你觉得我没救了;

  我是天下第一狂人,让你听了觉得我也没救了,你又少了一个对手;

  我是体育运动员,和对手们展开竞争;

  我是成年人,所以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任;

  我是你的“敌人”,当然,也是你的朋友.

  我的一些感触像竹筒倒豆子似的全出来了,这样以来我又能安静一段时间了,为了首尾呼应还是要大声说:

  “这不是网恋,这只是恋网!”

  后记,初稿几个月前就搞掂了,因为看着不舒服一直没贴,拖到现在才决定修改,把它送给杂家的网上朋友们,希望你有所收获。

  QQ:39232465

本人QQ:39232465。身兼六个论坛版主:1,TOM中文网原创小说论坛。2,我要联盟野人花园论坛。3,网时代社区文学沙龙论坛。4,故乡社区拍砖乱弹论坛。5,暨阳社区网文观止论坛。6,腾讯社区三十有约论坛,就用这个签名档!

标签: 手机老是弹出广告怎么消除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