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张医保卡,10家养老机构,我给“老小孩”们送药

9158APP 29 0

讲述者:周挺 整理:李西茜

早上8点,周挺和她丈夫从家中出发,开车来到上海瑞金医院,直奔大厅的自助挂号机,掏出随身携带的23张医保卡,依次塞进机器内。挂号、缴费、拿发票……每一个动作重复23次。等他们楼上楼下各个科室跑遍开完药,大包小包拿上车时,天已经黑了。

家住徐汇区的周挺最近小小“出圈”了一次。自小区封控以来,她和丈夫主动承担起帮小区居民配药和转运病人的任务。周挺10岁的女儿在家自学了视频拍摄,记录妈妈的抗疫工作。在她眼里,爸爸妈妈是超人,他们工作的书房是“抗疫指挥部”。周挺送药的短视频收到许多网友点赞,有评论说“老吾老及人之老,希望多给老人们一些帮助”。以下为周挺的自述:

我平时和居委会的人比较熟。居委会知道我是复星员工,工作是和医药打交道。4月1号办车辆通行证时帮我申请了一张。我就号召小区的志愿者,组建了一支配药队伍。一人包干一栋楼对接需求,再由我整理信息,核对价格,出门配药,再让小区保安和物业消杀分发。说实话,去医院配药不是最难的,难的是前端。很多老人没有微信,甚至没有智能手机,他们之前都是写纸条给居委会请求配药,写了好多字可能也没讲清楚需求。

为了提高效率,我做了张表格,让大家把身份证号、医保卡号、名字、配药的需求等基本信息填上,还专门列了“是否调剂”一项。因为现在药品和物流都比较紧张,不一定能配到所有药。调剂又分两种,一种是不同企业的同药名的调剂,一种是医生建议的,可服用的不同药。

志愿者对独居老人一对一上门沟通。“调剂”这项需求是最难沟通的。大家嘴里常念叨的“老小孩”在这时候就表现出来了。当你跟他说医生说这是同样效果的药。这些老人会和你撒娇似的说:“不,我不要别的,就要这个。”其实老人是怕吃错药,这时候我们需要耐心一点,多和他解释几遍。我们也会让家属去劝老人,这样比较方便。

配药的前一晚,我得核对Excel表格上用药人的所有信息,还要核对结算清单。两台电脑打开不同的表格,仔细查看几十项信息。每张表密密麻麻,看得眼睛都酸了。第二天早上开车去医院,一去就是一整天,基本上一周要去一次。

配药跑腿我和我老公毫无怨言,就是心里对女儿有点愧疚。我有2个女儿,大的10岁,小的8岁。我们在外面工作时没人给他们烧午饭,只能大的照顾小的吃点面包和牛奶。非常感谢姐俩,我觉得她们真的能够理解我们。姐姐在我不知情的状态下拍下了我的工作日常。拍摄、剪辑、配乐都是她自学的,我特别惊喜。

除了配药,我还负责小区病人转运。前几天早上10点,我突然接到志愿者电话,对方说隔壁楼住的爷爷血压测不出来,爆表了。上门后发现老先生瘫在沙发上,脸色很红,说不出话,脉搏杂乱。我虽然有急救证但也不是专业人士,在等120的时候打电话问小区里的退休老医生,对方说可能是脑出血。

我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就和老太太说我有出门证,可以送到六院。临走时老太太一会儿和我说钥匙拿了没有,然后一会又说你住几号,是哪一个。我急得不行,又哭笑不得:“阿姨你不要管我是谁,你不要问那么多啦!这件事情一点都不重要。先处理病人的情况。”老太太说:“不行的,我一定要记得你是谁,我要感谢你。”

幸好及时赶到医院,医生说是轻微脑出血,打了点滴就回家了。我还是那句话,人老了就是“老小孩”。尤其是年轻人不在身边住的老人,遇到突发状况没了主心骨,需要大家帮忙。

最近几次配药都是我老公一个人去的,他在我的带领下已经轻车熟路独自完成配药。现在我有了另一个任务。复星基金会针对疫情期间老人用药难正开展“老吾老”的驰援项目,我成了项目的运送司机。简单说,项目组把药品需求清单报给我,我再去拿药,送到目的地。这些药品都来自于捐赠,我就不用保管医疗卡,每次给医保卡消毒三遍,还费劲地做结算表格了。

我工作轻松了许多,但帮助的人更多了。我给10家养老机构送过药。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上海有这么多家养老院,光是我住的地方附近就有五六家。

现在,我有空还帮助老人买菜。很多老人消化不好,我就专门买西红柿、豆腐这类可以烧得软烂的食物,方便老人烧饭。每次见到我送菜他们都很开心。其实老人很好相处,他们不怕被人烦,也许你越多烦他几遍,他越开心。

栏目主编:张骏 文字编辑:张骏

来源:作者:周挺 李西茜

标签: 1个手机号码申请2个微信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