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言情-倩影

9158APP 60 0

  筱楠20岁的那年得到了一块翡翠。

  这世上没人能说清楚这块翡翠的来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块有魔力的石头。筱楠深知这一点,所以她一直把它戴在脖子上。

  筱楠是在一次偶然间得到这块翡翠的,那天正是她的生日的前一天。

  这一天她决定翘课,从学校溜回家去。之所以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因为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她生日的一天过去,她一定会收到很多的礼物,很多的花.。花可以丢了,但是礼物必须得一件件退回去,她不想这样,妈妈从小就告诉她不要接受别人的礼物。而且最让人不省心的是,那些没羞没躁的男生不分时间场合,当着闺蜜甚至老师的面就敢往她手里塞礼物,周遭那女生那羡慕嫉妒恨的眼光着实让她难以招架。

  这绝对是别的同龄女孩子都梦寐以求的烦恼,可是筱楠不喜欢这样。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她长的那么好看呢。从她念初中那会初中那会儿开始,筱楠就一直是男生们目光聚集的焦点。同班的,同校不是同班的,高年级的乃至外校的男生都慕名而来,争睹芳容。

  至今筱楠没有交过一个男朋友,并非因为母亲家教严厉,仅仅是因为她没有从那些她的仰慕者里发现某个能让她动心的人,一直都没有。于是乎,她被贴上了“高冷”的标签,喜欢她的人说她是一个冷美人,嫉妒她的人们说她那是孤傲,故作姿态。

  天刚刚泛白,趁着室友们还在熟睡中筱楠就轻手轻脚的从学校溜了出来,一个人孤零零的立在站台上望穿秋水似的等着那班最早开回城里的班车。

  终于熬到发车时间,筱楠登上巴士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的时候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我这是在干什么啊!”就好像自己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从学校到家挺远的,到了市区还需转车,公交巴士一站站停靠,每次回家总要在路上花费近两个小时。车子一路晃晃悠悠,筱楠感到有些困乏,索性靠在窗边睡着了。

  筱楠不能回家,因为明天才是周末,今天回家一定会被老爸批的,翘课什么的自然是不能让家里知道的。索性去逛街了,自从上大学住校,筱楠觉得自己很久没有逛街出去玩了。

  筱楠给自己买了一个麦当劳的甜筒,然后逛起了商场。三天前妈妈就给她打了电话,允许她这周末可以回家。那是当然的,没有一个个妈妈会不记得自己孩子的生日。她想着明天爸爸一定又会做上一桌子可口的菜,每一个菜都是自己爱吃的,爸爸记得她的口味。

  最终筱楠的目光停留在了橱窗里模特身上的一件素色连衣裙上。筱楠一眼就喜欢款连衣裙,比起那些色彩斑斓的花裙子,她更喜欢简单。她一直想要这样一条连衣裙,自己穿上一定很好看。

  筱楠走了进去,她想把这条裙子买下来给自己作为生日礼物。妈妈已经很久没有给自己买过生日礼物了,她记得自己六岁那年的生日,妈妈给她买了一个红色的纱质蝴蝶结扎头发。那个蝴蝶结花了15块钱。要知道当时妈妈一个月的收入也才40多块钱。

  筱楠偷偷的瞟一眼那件连衣裙的标价,600块。

  “喜欢试一下吧”导购小姐走过来对筱楠说“你皮肤这么白,身材这么好,这条裙子衬你一定非常漂亮。”

  600块,那是筱楠在学校一个月的生活费,尽管她很节俭,每个月都能偷偷的存下100元来,但是她还是不舍得。

  筱楠在心对里着那条美丽的连衣裙告别:“等将来我有钱了再来娶你吧。”

  回家的时间尚早,好不容易能翘课一天,必须好好的享受自由的空气,就这样筱楠一个人从白天玩到天黑。

  在夜市里,筱楠还是选中了一身心仪的衣服。一件束身的白tee和一条裙子,总共花了不到100块钱。尽管比不上橱窗里的那条连衣裙,但是终究还是可以穿上新衣服度过自己二十岁的生日了。

  此刻,心满意足可以回家了。

  “筱楠!”

  筱楠似乎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这个声音含糊不清却似曾相识,她记不起在哪听到过。筱楠转过身,一个女人站在她的身后。是的,一个女人,这点从身形上便可以看出来。一头乌黑的长卷发,看不出年龄,因为她戴着口罩。还有墨镜。

  “你认识我?”小楠问那个人,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非要在夜里戴着墨镜。

  那个女人摘下墨镜,露出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两条丝绒一般的眉毛刀裁似过的卧在她那双深黑的眸子上。正是那副金丝绒般光泽的眉毛,使得这双眼劲透着华贵的光芒。

  这是一双有着故事的眼睛,看得出这个女人年轻时一定很美。

  筱楠有些不自在,这种感觉是她从来没有过的。一直以来,她都是自信的女孩,她还不习惯有一个看起来似乎更有气质,比她更美的人出现在她的身边。

  红颜薄命或是红颜祸水,很难说上天赐予一个女人美丽的容颜是福还是祸。这个问题你很难辩证的说明白,可是如果上天可以让一个女人美貌,是祸也有人愿意抢着认你信不信。

  正当筱楠还在猜测勾勒口罩的下面会是怎样的一副面庞的时候,那个女人抓着筱楠的手腕说:“命中注定我们都会失去所爱的人,否则我们永远也不会明白,他对你来说有多么重要……”

  筱楠完全不能领会眼前这个女人的疯言疯语,她挣脱开那个女人手:“你认错人了吧!”

  “对不起,我吓到你了。”戴口罩的女人继续说着“不要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没有珍惜。”她从脖子上取下来一块翡翠挂件塞到筱楠的手里“这块翡翠可以帮你实现三个愿望,关键时刻你可以求助于她。”

  “等等,我想你真的认错人了。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东西,”筱楠看都没看手里的那块翡翠挂件。

  “生日礼物!”戴口罩的女人说完迅速消失在了夜晚的人流中,留下呆若木鸡的筱楠,手里拿着一块翡翠.。

  “她怎么知道我生日?”

  筱楠原本以为她推开家门的一刻,迎接她的会是父母的笑脸和那只粘人的乖乖。乖乖是一只贵宾犬,筱楠特别喜欢她,她料想乖乖会第一个扑到她怀里的。

  “你这一天到哪里去了!学校来电话了说你今天没有去上课,到处都找不到你……”

  筱楠答不上来,她不知道该如何撒谎,这时候说什么都撑不过去了,脑子里盘算着该不该说自己病了。

  “你手里那是什么?”妈妈指着她手里的购物袋。

  “是几件衣服。”筱楠想起那块来路不明的翡翠,赶紧捂了捂口袋。

  “衣服?又是谁送你的?我告诉过你不要接受别人的东西。”

  “我自己买的。”

  “你买的?你哪来的钱?”

  “平时生活费省下来的。”

  “我给你生活费是让你干这个的吗?你要买衣服为什么不跟家里说?”

  “你把钱给我了,怎么花是我的事啊,再说我都二十岁了……”

  “你是长大了,学会顶嘴了是吧?”

  筱楠听不下去了,她丢下手里的那包衣服转身走出了家门,一路跑下楼梯去。

  “妈妈从来没有这样责骂过我。”筱楠从小到大,第一次尝到了委屈的滋味。

  筱楠从口袋里掏出那块翡翠:“你真能实现我的愿望吗?那好,我要长大,我要自由的生活,我要独立,要有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什么也没有发生。

  很自然的,怨气都发到那些对她纠缠不清的男人们身上。如果不是那些烦人的追逐者,她今天也不用翘课了,也不会被妈妈责备了。现在看起来,也许她将要度过一个糟糕的生日了。

  筱楠看着手里的这块如意形状的挂件。她一点也不像是一块翡翠,她看起来就像一块透明的水晶,或许只是一块玻璃。筱楠把如意翡翠挂件翻了身,背面镌刻着“随你心意”几个字。

  “再也不要让那些男人们来烦我了!”筱楠握着那块翡翠没好气的说。

  话音未落,筱楠就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我这是在干什么呢,居然会相信这种鬼话。”筱楠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呢。”筱楠对来人说。

  男孩和筱楠是一个中学的,比她小一届,筱楠给他取了个绰号叫“大树”。

  自从这个男孩有一天在学校的运动场上见到自己跑圈之后,就总是出现在自己放学回家的路上看着她,但从来不主动过来和她说话。直到有一天下大雨,筱楠没有带伞冒雨小跑着回家的时候男孩才走过来递给她一把雨伞。

  “你为什么总是在我回家的路上等着?”筱楠问男孩“我比你大,我不会喜欢比自己小的男生的,你明白吗?”

  “我愿意化作那古老的树,站在你每天回家的路。”男孩笑着说。

  “好吧,大树同学,谢谢你的伞,我会还给你的。”筱楠叫他大树。

  “我只是来碰碰运气的,明天是你生日。”男孩说“没想到就真的遇见了。”

  “谢谢你还记得。”筱楠象征性的客气了一下。

  大树说事实上他是来告别的,明天他就要离开了。说不上为什么,筱楠和大树之间的对话,到今天为止也没有超过十句,但她总觉大树像她的一个旧友。于是筱楠还是对他说了一路顺风。

  “我刚才看到你在那对着什么东西自言自语。”大树说。

  筱楠拎着挂件的绳索,翡翠如意自然的垂下来来回的晃动。

  “是什么?真好看。”大树问筱楠。

  “你喜欢就送给你了。”筱楠把翡翠如意,递给了大树,在她眼里这只是一块玻璃,只是有人在她生日前夕带给她的一个恶作剧。

  “真的可以送给我吗?”

  “当然了,它是你的了。”

  大树收下了那块翡翠走了。

  筱楠看着大树离去的背影说了句“再见!再也不见。”

  筱楠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我应该是还在梦境里。”筱楠闭上眼再睁开,依然如此,她捏了一下自己的脸,不是做梦。

  “什么情况!”筱楠像触电一样从床上跳了起来。

  “ring、ring……”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筱楠拿起手机看了半天,在她眼里这就是一款来自未来的手机,但是她依然认得出Nokia几个字,她接通了电话。

  “总监,您睡醒了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是谁?”筱楠小心的问。

  “是我,Rita。”

  “Rita?你找我什么事?”

  “你还好吗?昨天是你关照我电话提醒你今天上午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你还没出门吗?可不要迟到了,今天李总也会出席会议的。”听起来对方像是筱楠的私人助理。

  筱楠挂断电话,马上去找洗手间,因为她知道洗手间里一定有镜子。

  筱楠望着镜子的自己,不可思议,她长成一个大姑娘了。

  像一首精致的诗,流淌着美丽和典雅。像一块色水俱佳的翡翠,精雕细琢,让人爱不释手。筱楠最引以为傲的那双眼睛依然能够摄人魂魄,只是她没能再见到青春的亮光。

  筱楠跑到走入式试衣间。

  她尖叫了,没错,是女人都会为此尖叫的。

  满满一屋子的漂亮衣服,那些坠满了sequin和diamond的连衣裙,看起来每一款都比自己昨天在橱窗里见到的要漂亮,而且更高档。

  筱楠还是认为自己在做梦,就算是梦吧,这样的梦还是多做一会吧,最好不要醒来。

  筱楠再一次捏了自己的脸颊,不是梦。

  “我的天!那块玻璃显灵了。”筱楠猜自己现在一定很有钱。

  “会议,我有一个会议。”筱楠从自己的豪华公寓里一路跑到了大街上。她拿起手机按照刚才的来电回拨了过去。

  “总监,您好我是Rita。”电话那头传来了刚才的声音。

  “呃……你好,Rita是这样,我忘记在哪开会了。”

  “就在公司会议厅啊。”

  “哦,那我怎么过去呢?”筱楠不知道公司在哪。

  “……您不是一向都自己开车的吗?”

  “你能让人来接我过去吗?”筱楠支支吾吾的发问,她还不确认自己是否有这个权利。

  “好吧,您在家是吗?我马上让司机去接您。”Rita觉得今天总监有点怪怪的。

  很快,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筱楠的面前,司机下车恭敬的为她打开车门。

  筱楠坐在车后座上对司机说车真漂亮。司机说总监您今天是怎么了,这可不像是您的平时的风格。筱楠便问司机,说司机大哥,那我的品味该是开什么车啊。司机说她平时都开马赛地跑车上下班。

  “我的天!”这下筱楠相信自己真的是别人口中的总监了。

  筱楠在助理的指引下来到会议厅坐下,她朝每一个向她点头致敬的人点头致意。其实她压根一个人都不认识。能看出自己所在的公司是从事珠宝行业的,自己所在的部门可能是参与珠宝设计的。今天会议的内容是关于一年一度的珠宝设计大赏,公司将要推出什么作品。她什么都不懂,只好装作什么懂一些的样子,无论人们说什么她都点点头。原来自己真的从事了设计相关的工作,其实念书的时候自己一点也不喜欢这个专业的。

  最后,李总问筱楠:“我的总监大人,这次又有什么天马行空的想法没。”

  筱楠不说话,因为她不知道怎么接。

  “我知道了!你这次又是要准备给公司一个惊喜是吧。既然这样我就不逼你了,你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李总笑呵呵的说。

  “是啊,是啊……”旁边的人随声附和着。

  筱楠长舒了一口气,总算给他蒙混过去了。

  会后筱楠找到了自己办公室,坐在皮椅上转了一圈。自己能开马赛地跑车,应该挺有钱的,于是她把Rita叫到自己办公室。

  “总监您找我?”Rita站着问。

  “我问你个事啊。你别告诉别人。”筱楠说。

  “总监您放心,我是你的私人助理,有些事即便是对老板我也会守口如瓶的。”

  “我一个月工资多少钱啊?”

  “总监您在跟我看玩笑吧,您可别试探我了,您的收入在公司里都是机密的。”Rita吓得一连说了三个您字。

  “哦,没事,我只是开个玩笑。是这样,这几天你能让司机天天接送我吗?我车坏了送去修了。”筱楠对Rita说。

  “好的没问题,没事我先出去了。”Rita出去之后合上门摇了摇头,她有点想不通,总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是不是在打算炒了自己。

  筱楠在办公室里翻找着各种资料。她看到那些自己署名的各种设计稿件和作品照片,一点也不喜欢。她觉得那完全不是自己的品味,一定是为了设计而设计的,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最后她从抽屉的信封里翻到了一张崭新银行卡。

  筱楠悄悄的溜出办公室在路边找到了一个ATM取款机,把卡塞了进去,依照信封里提示的初始密码输入,然后点击余额查询……

  那是一个她从前想都不敢想的数字,但是她现在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因为她住的是高档公寓,开的是马赛地跑车。

  买买买!

  筱楠出入各大商场,买化妆品,买衣服,买鞋子。她气喘吁吁拎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站在路边等司机来接自己,那架势在路人看起来就像是这个女人刚刚从奢侈品专柜打劫归来一样。

  “回家吗?总监。”司机问筱楠。

  “去饭店,最好的饭店。”

  什么贵她就点什么,一顿胡吃海塞了之后筱楠得意的笑了。

  “长大真好……”

  自此之后,筱楠每日流连于各类酒吧夜店娱乐场所,那些小时候父母不让她跟男孩子去玩的地方,她统统都要去,每一种没有喝过的酒精饮料她全部都要尝试。

  “看到筱楠了吗?”李总问Rita。

  “总监她有些日子没来公司了。”Rita回答道。

  “由她去吧,大概她是出去找灵感了。”李总背着手走了。

  筱楠每天装扮的漂漂亮亮的出去玩。可是她发现,不管是在酒吧,在夜店,长的再普通的女孩都有人搭讪,可是她连男人的注目都得不到。

  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她一直是男人们瞩目追捧的对象。她十五岁那年班主任第一次见到筱楠的妈妈时她说自己一直好奇什么样的妈妈才能生出这么好看的女儿,并预言将来他们家的门槛都要被追求者们踏破。

  一连很多日子都是如此,筱楠有些失望,她只是不喜欢被人追求,并不是不享受那种被人吸引的感觉。

  “一切都变了,是因为我老了,所以再也没有男人喜欢我了吗?听说男人永远都一样,永远都喜欢二十岁的女人。”筱楠这样想。

  周日的一天筱楠给Rita打了个电话说是有事让她到自己家里来面谈。

  Rita惴惴不安的来了,见到筱楠的第一句话是“总监,您是要解雇我了吗?”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筱楠问。

  “您以前都对我很严厉的,对我工作上有什么不满意的你都会骂我。”Rita抬起眼睛偷瞄了一看筱楠“可是最近您都不骂我了,也不安排我事情做了,是不是……”

  “没有的事,我只是找你来聊天的,像闺蜜那样,可以无话不说。”筱楠说。

  Rita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你跟我在一起工作多久了?”筱楠问。

  “自从您当上总监的那一天起,我就跟着您。”

  “那是多久?”

  “该有五年多了吧。”

  “我有过男朋友吗?”

  Rita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筱楠看出了Rita眼里的疑惑:“Rita,其实我是想说,我没结婚对吧。可是你看,我都三十多岁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过吗?或者说,你有发现身边,或者公司里有人追求过我吗?”

  “没有。”Rita的回答很坚决,没有思考。

  筱楠没有怀疑这个答案的可信度,因为她知道是翡翠如意的作用。

  人总是孤独的,但是孤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惧怕孤独。

  筱楠想妈妈了。

  筱楠去商场买了很多礼物,敲开了自己家的门,那个她曾经住了20年的地方。

  门打开了,那熟悉的场景,房间里的摆设,一桌一椅,悬在墙壁上的照片,一切一切,还是那么熟悉。只是,父母在一夜之间变老了,筱楠接受不了,仅仅只过了一夜,就一夜。

  一定还有什么不同了。

  “乖乖,乖乖。”筱楠丢下手里的东西,满屋子疯也似的找她的乖乖。

  “傻孩子,还想乖乖呢,乖乖早就走了啊。”妈妈说。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筱楠哭了,她扑倒在妈妈的怀里,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你啊,就是个孩子,上次我和你爸问你几句为什么还不找对象结婚,你就赌气走了,这一走大半年没音信,连个电话都没有。”

  筱楠想象不出这些年自己一个人是怎样度过的。

  她坐在客厅的地板上,翻着这些年来的照片,手里端着一杯威士忌。

  那些去过的地方,她都完全不记得。哪怕是一点点的印象都没有,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一直是一个人在旅行。

  筱楠使劲的拍着自己的脑袋,完全没有印象。

  最后筱楠的目光停留在了客厅墙上相框中的一张风景照上,那一定是自己旅行的时候拍摄的。照片的底部mark笔写着一行字,筱楠认得出那是她自己的笔迹。

  “醉在这片晚霞——拥抱孤独,才能享受孤独。”

  筱楠明白了,自己已经孤独了太久。

  当 惯了孤独,便会懂得如何徜徉在精神的世界,如何在孤独的人世间遨游。

  “大树!”筱楠想起了大树,在这一切改变之前,自己最后那晚是和他在一起的。

  可是筱楠记起了大树在自己生日前一晚说要离开的,只能寄希望于奇迹了,希望他父母还没有搬家,因为筱楠压根就不知道大树的真名。

  门打开了。

  当年的那个孩子长大了,一抹俊俏,一抹温柔,面如傅粉,目带桃花。

  “你长高了!”筱楠觉得自己喜欢面前的这个男人。

  “是你……”大树看着筱楠半天才吐出两个字。

  “怎么?你见到我不高兴吗?”筱楠问他。

  “不是,就是有些意外。”

  “那你还不请我进去?你准备让我在门外站多久?”

  “进来坐吧。”大树一边收拾一边腾出空地来让筱楠好有地方坐下“不好意思,我这里太乱了,我收拾下。”

  “别收拾了,随便些。”看着满屋子散落的画,筱楠捡起了一张“这些都是你画的?”

  “是的,画的不好。”男孩腼腆的说。

  “看来你去了不少地方,你上次对我说你要去外地了,你去哪了。”

  “你说的上次是什么时候?十年前吗?”

  “应该是吧。”筱楠根本不知道后来自己有没有再见过大树。

  “我去外地上美术学校学绘画了,然后前几年一直在外地采风。”

  “我觉得画的相当不错。”筱楠说着一张张翻看起来。“你现在做什么工作来着。”

  “我在出版社给少儿书籍画插画,跟你没法比。”

  “你知道我?”筱楠看着大树“我的意思是你知道我现在做什么?”

  “goreins珠宝设计执行总监,你那么有名。”说着大树拿出一本《Jewelworld 》“你经常出现在杂志的封面上。”

  看着角落的这一摞一摞的《Jewel world 》筱楠有些吃惊。

  大树看着筱楠笑了笑说;“是的,我每一期都买。”他递给筱楠一本已经看上去有些陈旧的《Jewel world 》“这是你第一次获得珠宝大赏新锐设计师第一名的那期《Jewel world 》,里面有对你的专访。”

  “你看了这么多年的珠宝杂志,你一定也很了解珠宝设计了吧,再说你又是学美术的。”筱楠说。

  “我哪里懂这些,你是想让我在你面前班门弄斧么。”

  “我想让你帮我做今年的设计,参加珠宝大赏。”

  “你开玩笑的吧?”大树看着筱楠的眼睛“你认真的?”

  “是的,我是认真的,而且我会付你报酬的。”

  “听着,筱楠,你是个好人,我知道你也许是帮助我,但是你这样反而让我觉得太刻意了。”

  “就这么决定了,你考虑下,明天我再找你,把你的电话留给我。”筱楠用命令的口气说。

  出门的时候,筱楠笑了,她知道大树一定会来帮她的,因为大树喜欢自己,至少曾经喜欢。

  筱楠没有猜错,第二天大树果然来了。

  筱楠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对大树说“这是预支的费用,等作品完成了,我再给你另一半。”

  大树看了一眼现金支票上的数字把信封退了回去:“不,这太多了,你不需要这样做,作为朋友我帮你是应该的。”

  “这不是我个人给你的,你抽出时间来帮我工作,就是帮公司工作,这是你应得的。”

  大树看的出筱楠的态度很坚决,于是收下了支票。

  那个工作狂筱楠又回归了,公司上上下下包括老板都看在眼里,不同的是这次身边多了一个帮手。

  筱楠和大树每天在一起讨论创意,一张张的初稿,反复的推翻重来。

  “是不是我做的你都不满意,你看我都说我不行了,你非要我来帮你。”大树说。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我们必须跳出那些固有的思维框架,拿出与众不同的作品来才能去赢得大赏,而不是做一个庸俗的东西去交差。”

  他们一起工作到深夜,有时候筱楠会煮泡面给大树吃,有时候又会贴心的端上一杯咖啡。

  都说男人认真做事样子最有魅力,是真的。筱楠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一举手一投足都让她满心的欢喜。

  距离珠宝大赏作品提交截止的日期越来越近了,筱楠有些犯愁,这些年自己都干什么去了,还是江郎才尽了。

  她看着依然在那里不知疲倦帮他画设计稿的大树。

  “休息一会吧,大树。”筱楠说。

  “好吧,也许还有别的创意,只是我们暂时还没有灵感。”大树安慰筱楠。

  “大树,你这一生中见过最美的东西是什么?”筱楠问。

  大树看着筱楠的眼睛说:“我见过最美的东西是你,就是你的样子。”

  筱楠眼前一亮“那你就按照我的样子去画,去创作,如果我是一款珠宝首饰会是什么样子,你就想象成你是在描绘我的样子。”

  大树削了一会铅笔,然后低下头刷刷的在画着。

  周围静的只听见画笔在纸上摩擦的沙沙声。

  不一会,初稿出来了。

  “太美了!”筱楠赞叹不已“你就是个天才。”筱楠走到大树的身边抱着他的脖子亲了她的脸颊。

  大树不说话,继续低头在那不停的画。

  “我们一定会赢的!”筱楠的眼里散发着光芒“我连名字都想好了!这个story就叫‘shape of you’”。

  一个月后,珠宝大赏的结果公布了,goreins公司的设计总监筱楠不负众望再夺最佳设计大奖。

  整个城市的室外的电子巨幕,地铁站的滚动广告,到处都播报着筱楠获奖的新闻,那一刻站在地铁站台里等列车的大树笑了。

  “我们成功了!”筱楠兴奋的敲开了大树的家门。

  筱楠冲上去抱着大树:“我要你跟我一起去北京参加颁奖礼。”

  “这位就是筱楠吗?”大树的房间里站着一个女人直直的看着筱楠,筱楠也直直的看着那个女人。

  大树挣开了筱楠的双臂说:“这是我女朋友,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筱楠的脑子里乱哄哄的,她看见大树的嘴唇在那里一动一动说着什么,但是她什么都没听进去。

  筱楠转身跑了,她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眼里的泪水,不想让别人看到此刻的自己有多么脆弱。

  筱楠不想去北京了,因为颁奖礼这天,大树要举办婚礼,她告诉公司自己哪里都不想去,她需要休假。

  大树婚礼的这天,筱楠把电话关机,自己一个人锁在屋子里,一杯又一杯的喝着威士忌。

  这么看来自己要孤独终老了,筱楠从没想过自己真的会没有人相伴的。

  她看着墙上的那张照片,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拥抱孤独,才能享受孤独”

  “骗鬼去吧!”筱楠把手里的酒杯朝那张照片丢了过去。

  相框的玻璃被砸的粉碎,照片从相框里滑落出来,飘落到筱楠的脚边。

  照片的背面写着:“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一个人在等我,尽管我不知道他是谁,他在哪里。但是因为如此,我每天都很快乐。”

  “翡翠如意!”筱楠想起了自己还有一次实现愿望的机会,她坐在出租车上赶往大树婚礼的酒店,她不断的祈祷着那块玻璃还在。

  就在婚礼司仪将要宣布新人交换结婚戒指的那一刻,筱楠冲进了婚礼现场。

  “大树!”筱楠站在台下冲着上面喊,全场的人都停下来看着她。

  “你怎么来了,我以为你去北京了。”大树说。

  “翡翠!就是我给你的那块玻璃,你还记得吗?”筱楠几乎是用喊的。

  大树脱下了自己的领带,解开了衬衫纽扣,从脖子里取下了那块翡翠如意,他单腿跪在台上,把那块玻璃递到了筱楠手里。

  “你一直把她带在身边……”筱楠的眼睛模糊了“你还喜欢我?”

  “我一直喜欢你……”

  筱楠笑了,然后她紧紧握着那块翡翠对着大树说:“我不许你娶她!你只能和我在一起。”

标签: 手机忘记密码怎么解开锁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